官術網 > 武俠仙俠 > 偷香高手 > 第2277章 恐怖殺氣
?    “沒,沒什么,”趙敏臉色一紅,不過她反應也快,很快便找到一個理由搪塞過去。
     又安慰了韓姬一陣,終于將她勸走了,關上門之后,趙敏這才沒好氣地哼了一聲:“出來吧。”
     宋青書訕訕地走了出來:“你們姑嫂間感情還蠻好的。”
     趙敏白了他一眼:“剛剛都看到了?”
     “看到什么?”宋青書神情一正,急忙否認。
     “她大一些還是我大一些?”趙敏直接問道。
     宋青書一愣,下意識答道:“她是因為生了孩子要哺乳才和你差不多,將來你生了孩子,絕對更……”
     說到一半這才反應過來,看到對方寒著臉,后面的話怎么也說不下去了。
     “你果然看到了。”趙敏咬牙切齒地說道。
     宋青書也很郁悶:“我也冤枉啊,又不是我想偷看,誰知道她說著說著話就解開衣裳啊。”
     “行了行了。”趙敏一陣煩躁,“這件事千萬別讓我嫂子知道了,另外也別讓我哥知道了,不然他恐怕會殺了你。”
     “你哥又打不過我。”宋青書小聲咕噥了一句。
     “那是我哥!打不過你也得跟著喊哥。”趙敏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“而且這事張揚出去,讓你以后怎么和我的家人相處?”
     宋青書一把將她重新摟入懷中:“敏敏果然心疼我。”
     趙敏本來還有些生氣,不過哪經得起他無賴般的上下其手,很快身子便軟了下來。
     “剛剛被打擾了,要不我們繼續?”宋青書湊上前去,親吻著她的耳珠說道。
     趙敏紅著臉咬著嘴唇,始終沒有說話。
    見她默認,宋青書便抄起她的腿彎將她橫抱起來,兩人很快滾到了被單上,正所謂小別勝新婚,兩人分別的時間不短了,趙敏這段時間驟逢家庭巨變,一直都承受著巨大壓力,閑暇之余對情郎的思念與日俱增。
    宋青書自從離開興慶府過后,在大草原上呆了大半個月,隨著離和林城越來越近,心中思念越來越強,整個人身體里早已憋著一團熊熊的火,如今終于見到趙敏,可謂是天雷勾動地火,唯有搖曳的紅燭、顫抖的床板見證著這一切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天快亮的時候,宋青書從趙敏的香閨溜了出來,畢竟等會兒還要陪旭烈兀進皇宮見鐵木真,還是準備一下好。
    “明明是和戀人在一起,為什么每次搞得都向在偷香竊玉一般。”翻墻出來,宋青書整理著衣襟,望著天上淡淡的月亮,心中難免產生一種荒謬感。
    回到旭烈兀的王府,在房中打坐煉精化氣,約莫半個時辰后,其他人也陸續起來了,很快一群人便往皇宮而去。
    和林的皇宮規模遠遠比不上中原那些皇宮,不過戒備之嚴,絲毫不在其之下。
    旭烈兀指著那些四處巡邏的武士對一旁的山中老人說道:“原本我們戒備是沒這么嚴的,這些都是拜大長老所賜啊。”
    霍山知道他指的是前些年自己一共組織了上千次刺殺,只能在一旁尷尬地賠笑。
    宋青書冷眼旁觀,暗暗尋思找個恰當的契機去勾搭一下霍山,看有沒有合作的機會。
    一路往里走,說是皇宮,其實還保留了大量蒙古特色,不少蒙古包一樣的建筑,來到王帳之中,里面已經在議事了。
    王座上坐著一方面闊鼻的老者,一般老者年紀到了過后難免身材會有些佝僂,但他身上卻完全沒有這樣的感覺,整個人腰身挺直,金刀大馬坐在那里顯得格外高大魁梧。
    宋青書心頭一驚,雖然還隔著數十米,但他已經感受到了王座上那人的強大,他渾身仿佛散發著一種血色的光芒,整個人猶如裹在鮮血之中。
    當然這并非視覺上的,而是氣機感應上的,一種很難以描述的印象。
    傳言果然不虛,鐵木真很強,應該說非常強!特別是身上那股殺伐之氣簡直是懾人心魄,一般的高手和他對上,多半就被這股殺氣壓制得十分水平能發揮出一半就不錯了。
    另外鐵木真身上還隱隱有一股熟悉的氣息,宋青書詫異無比,天魔功難道真和歡喜-禪法有什么聯系么,不然自己為什么會有這樣的感覺?
    見鐵木真往這邊望來,急忙收斂氣機,他既然能察覺到對方的氣息,對方應該也能察覺到他的,他不想露出什么馬腳。
    “小六回來了。”鐵木真停止和部下議事,望向旭烈兀的眼神稍微緩和了一點。
    “見過大汗。”旭烈兀掙扎著要起來。
     “你有傷在身,不必多禮。”鐵木真擺了擺手,示意手下去扶一下。
     “這次西夏招親的事情我已經聽說過了,西夏方面敢戲弄我們大蒙古帝國的王子,這是一個巨大的侮辱,我會讓他們付出代價!”鐵木真冷冷的說道,整個室內的空氣仿佛都降低了幾度。
     宋青書暗暗嘆了一口氣,該來的總會來,看蒙古這架勢早已經做好了南下的準備了。
     旭烈兀一臉興奮地說道:“大汗,我請求出任此次南征的主帥。”他尋思著帶領大軍攻破興慶府,讓銀川公主跪在自己身前求饒,另外那個美麗的皇后,還有那太子妃,我全都要!
     鐵木真搖了搖頭:“你有傷在身,再說了西方諸國還需要你經略,此番南下由我親自帶隊。”
    旭烈兀本來還想再爭,但聽到這次主帥是大汗自己,急忙閉上了嘴巴。
     宋青書眉頭緊鎖,鐵木真親自出馬,可見他對這次南下中原的決心,以他的威望加能力,還有蒙古逆天的軍事實力,中原任何單一國家都難以對抗,看來只能盡快聯合諸方勢力了。
     “說說那個傅采林是怎么回事,他的武功真的有那么高么?”鐵木真忽然開口道。
     一旁的阿里不哥幸災樂禍地說道:“六哥自己麾下高手如云,還有魔師宮的人,怎么就被對方一個人一鍋端了呢?”
     “要是我倆互換,說不定你當時就命喪當場了。”旭烈兀冷冷地瞪了阿里不哥一眼,此事是他的痛點,若是其他人問起這個,他只會當對方故意挑釁,但大汗親自過問,他卻不敢有任何情緒和隱瞞,一五一十地將那晚的情形描述出來。
     “傅采林的奕劍術真有如此神奇?”鐵木真聽完后陷入了苦思,手指輕輕敲著桌面。
     這時他身旁一個身著白袍的老者忽然望向了宋青書,眼神猶如實質一般:“水月大宗當初和他交過手,你來說說看?”
    

快乐扑克3豹子全部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