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術網 > 武俠仙俠 > 修真大工業時代 > 第二五八章 機會
?    明輝帝國,可不是什么金鷹帝國這樣的小國家,而是真正的、宗主國級別的帝國。甚至就算是在宗主國級別中,也是名列前茅的。

    要知道,明輝帝國除了獨占整個昂宿之外,更是在謀取‘卷舌星官’,這可是已經將手深入到三垣星域的范圍內了!

    明輝帝國的親王,其身份和影響力,遠遠超過一般人的想象。首先,能成為親王的,可不僅僅是血脈,更是修為——金仙修為起步。

    金仙修為,就是煉虛合道初期,該境界的正式名稱是“返璞”,就是返璞歸真。金仙,原為‘真仙’,但后來大家覺得‘金仙’似乎更高貴一些。

    但不管如何,明輝帝國的一名親王至少是金仙、甚至更高,這本身就是最好的招牌。更別說這黃龍自己都是天仙境界,只怕突破金仙也指日可待。

    這樣的帝國,平常想要加入其中,可不是什么簡單的事情,更別說獲得如此豐厚的獎勵、以及貴族身份。

    只有張浩等少許人,暫時對這些東西不太理解;但只看四周眾人的表現,張浩就能大約猜到,這其中必然還有別的隱秘。

    只不過張浩更加冷靜:黃龍能開出如此優厚的條件,只怕這次探索,也有未知的危險;這種危險足以讓黃龍不得不公開自己的身份,并允諾高爵與封地。

    且不說遺跡中會有怎樣的危險,僅僅說各方之間的摩擦和矛盾,就不是一個小問題。這不,春暉星和瘋魔星就干掉了長青星,而孤島星又干掉了玉華星。

    話說春暉星和瘋魔星合作干掉長青星,表面上看來是長青星自己作死;但深入分析后,就能發現:長青星為什么一定要偷襲春暉星和瘋魔星呢?

    這消息還沒有傳開,長青星就被打爆,一名天仙高手被俘虜;后來雖然黃龍和松漠畢多羅放了香輕塵,但只怕香輕塵也付出了慘重的代價。

    這遺跡還沒有開始,競爭就已經如此激烈。要是遺跡出現了,又會是怎樣的場景?

    不過,這同樣是一個機會。目前遺跡還沒有出現,要是萬一遺跡中并沒有多少危險呢?

    雖然這種可能性很低,畢竟按照剛剛黃龍的說法,這些都是被圣皇封印、煉化的、入侵的世界,沒有危險的可能性極低;然而終究過去千萬年了,也許危機自己已經‘死亡’了呢!

    此外,張總心中也苦啊;本來按照計劃,大洋集團將借助百年貿易大會一舉獲得廣闊的市場。張浩相信,憑借大洋集團的丹藥和低級修行資源的品質,必能有所建樹。而且低級資源,也不可能引來那些不可抗衡的勢力的關注。大洋集團還有導軌炮呢。

    但是忽然爆發的戰爭,卻讓一切計劃和夢想,都化作了泡影;張浩不得不重新謀劃發展的契機。

    卻說黃龍,在爆出猛料之后,就開始安排起來:“諸位,根據從帝國那里傳來的消息,以及從別的地方獲得的消息,遺跡的出現時間,最多不超過百年;最短話,也許是明天。

    從現在開始,大家需要在姜濤這里登記一下自己所擅長的,或者能提供怎樣的支持或者能力。我這邊好統一安排。

    要是有些能力比較特殊,或者不想為外人所知,或者需要特別說明的,可以單獨找我。

    不過丑話說在前面,大家能走到現在,成為人上人的還虛境界,手中總有一些不方便曝光的手段。這個,我理解,也贊同,更支持。

    但是,誰若有一些特別的技能、有可能影響集體的,還請特別說明。

    另外,誰若有別的身份,別怪我追擊到天涯海角。我黃龍別的沒有,就是有時間!

    還虛境界一般擁有四萬年壽命;此后每突破一層,壽命增加五千年左右。我現在的壽命,剩余的大約有五六萬年吧。”

    話很土,但……真心有效果。

    壽命,就是修行者最大的資本!也正是如此,在這個修行世界里,要么冤家宜解不宜結,要么斬草除根。

    黃龍說完了,就進入大殿后方,房門半開。意思已經很明顯了,有什么不方便公開的,可以去后面單獨匯報。

    姜濤則在黃龍的寶座前方擺下案牘,準備登記造冊。至于黃龍的寶座,此時悄然隱藏消失了。

    在這個修行的世界里,就算黃龍面對諸多還虛境界的修士,也要保持必要的尊重。都是高手,誰愿意給誰做小弟啊,相互尊重是必要的。

    張浩想了想,忽然率先向后面的小屋子走去;在眾人關注的目光中,張浩緩緩關上房門,隔絕內外。

    黃龍跪坐在桌案后,見到張浩進來了,竟然還親自斟茶:

    “春暉帝國的‘黑冰石茶’,皇室特供,有清心潤神祛陰火之效。

    與丹藥相比,可以常年引用而功效不輟,亦無丹毒之虞,即使對金仙也有顯著效果。就算在周天大星系中,都是難得一見的奇茶。

    但黑冰巖茶自然生長環境惡劣,一般生長于冰冷的、沒有大氣層的荒涼星球上,吸收星空中微弱的星辰之力。

    自然狀態下,其生長速度極慢,百年一寸;但其根卻可能覆蓋整個星球。

    黑冰石茶每年產量不過萬斤,我百年的份額不過一斤。

    黑冰巖茶需要特殊的沏茶方式,更需要特殊的靈泉。嘗嘗如何?”

    張浩看著前方水晶茶壺中的‘黑冰巖茶’。那是一種看上如如同黑色水晶一般的四棱錐一般的晶體。若不說明,還以為是某種寶石。

    張浩道謝,雙手捧起茶杯,輕輕品嘗。一直到溫潤的茶水入口,才感受到濃郁的、卻又清新的清香,一點淡淡的溫潤氣息、卻又有一點通透的氣息擴散全身。

    很奇怪的感覺。一般來說,濃郁和清香,是不掛鉤的。但這里,確實是如此。

    淡淡的清香在體內翻涌,張浩甚至察覺到體內一些隱藏的污垢。大洋集團眾人修行速度過快,導致了身體淬煉不是很到位。現在,張浩明確感受到體內的不足之處。

    不僅如此,這清香氣息更蔓延到了元神;元神仿若被干涸的田地,饑渴的吞噬這清香氣息,元神不覺越發的晶瑩、圓潤。

    可惜只是一口茶水,效果終究有限。通透清香的氣息在元神內轉了不過三圈,就消散了。而就是這一點,張浩就感覺到自己的真元、元神更加純粹了一點,身體根基也穩固了一些。

    修為進步了。對修行者來說,最大的好處就是壽命增加了!

    張浩睜開眼睛,看著眼前似乎有點水晶黑的茶水,都有點發愣——要是不做說明,就這樣將茶杯放在旁邊,張浩絕對會以為是洗滌毛筆的廢水——頂多清澈些。

    茶杯近在咫尺,卻聞不到一點香味。

    看著手中不見減少的茶水,張浩很想豪氣一把,一口干掉;不過理智終究占據了上風,張浩還是將茶杯放下,贊不絕口:“如此仙茶,晚輩前所未見。感謝前輩賞賜。”

    張浩的態度很謙卑。不過話說回來,這黃龍的壽命,絕對超過兩萬歲了,面對如強者謙卑一下是應該的。這時候張狂,那是沒腦子。

    更何況人家還是天仙級高手,捏死自己估計不比碾死螞蟻困難多少。張浩可是看到過,黃龍只是威壓釋放一下,當時長青星九十多還虛境界的,就僵硬當場,隨后被封印。

    黃龍此時卻看著茶壺下方如同黑色水晶般的黑冰巖茶,若有所思的說道:“在被人發現之前,黑冰巖茶株高不過十丈,其種子隨著星際的運動,飄散到宇宙星空,自由散播。

    然而被發現后,黑冰巖茶所有的種子,都會被人小心采集;除了少許種子用于培養新的植株之外,大部分種子都被煉丹了。

    黑冰巖茶的種子,對于元神傷害有奇效;以黑冰巖茶種子為君藥煉制的‘黑冰丹’,是皇室獎勵有功將士最好的賞賜。甚至這種丹藥,也可以輔助還虛境界的元神修行、避免走火入魔。

    現在,經過皇室單獨培養的黑冰巖茶植株,可以長到千丈,枝繁葉茂;在修行陣法的輔助下,一年就能長一寸、多者三兩寸。

    然而那看似繁茂的枝葉上,卻傷痕累累。它的嫩芽被取走,煉制成為黑冰巖茶。它的種子被取走,成為昂貴的藥材。

    每過幾千年,當黑冰巖茶的植株徹底失去價值后,就會被砍伐。因其材有清心驅魔之效,被奉為修行輔助之佳品。是修造修行密室、輔助陣法等的優秀材料。

    其根須因為吸取大地精華,成為重要的煉器材料。可以從它的根須中,煉出很多珍貴的材料。

    你說黑冰巖茶若有選擇,它們會接受現在的生活嗎?”

    這是在說自己、暗示自己的選擇?還是在說圣皇和周天大星系?

    張浩沉吟片刻,面色嚴肅的說道:“前輩,以物喻人,難免偏頗。具體事情當具體分析,天下從無通用之策論。

    若以黑冰巖茶分析,它們的族群得以延續、發展,生存有了保障。從這一點出發,黑冰巖茶的狀態還不錯。

    但若以人性分析,黑冰巖茶似乎有些凄慘;但黑冰巖茶畢竟不是人類,也不是有靈智的生命,這種假設,其實并不成立。”

    既然搞不懂你在暗示什么,那么我也只能將皮球踢回去了。順便,張浩也將大洋集團的辯論思想拿出一點來——具體事情具體分析。通論,是不存在的!

    黃龍也沒有立即回答,但他卻順便再次給張浩倒了點茶水,讓茶杯的水位大約到了四分之三的樣子:“涼了效果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張浩微微躬身道謝,開始一小口一小口啜起。

    一會,黃龍又開口問道:“若是你大洋集團,你會如何選擇?”

    如此單刀直入,張浩反而放心了——類似的情況,張浩在出發之前,就已經有了準備!

    張浩放下茶杯,端坐,直視黃龍:“前輩,大洋集團的選擇是——走出去!

    我們大洋集團在發展過程中,看到過因為恐懼外界、閉關鎖國的國家、門派、家族等,但他們最終還是消亡了。

    不管我們是否承認,世界總是在前進的。

    不想要被這個世界所淘汰,我們必須加入這個世界,成為世界大眾的一員。

    一滴水要想不干涸,唯一的辦法是融入江河湖海。

    一個人要想進步,就必須要接觸外界;因為只有外界,才有我們成長的知識、機會、生活、乃至困難和危險。

    而我們大洋集團的根基,是商業。商業,就必須走出去;只有外面,才有市場;只有市場,才能為大洋集團帶來利潤和財富,才能讓我們茁壯成長!

    不經風雨,怎見彩虹!”
快乐扑克3豹子全部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