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術網 > 女頻頻道 > 大清貴人 > 第六六七章、四爺暈倒
?    雍正二十六年三月,天氣大暖。

    四爺陛下之前病況再度大有好轉,甚至已經著手批閱奏章,還在著手叫底下籌備著去圓明園夏宮避喧聽政,這讓姚佳欣心頭的陰霾與不安終于一掃而空。

    什么天定壽數,都去見鬼吧!

    陪四爺陛下一起用過了朝食,瞧著外頭陽光晴暖,便一并出去散步消食。

    風荷湖又是滿湖蓮葉,雖不到花開時節,單看滿湖荷葉輕漾,亦是叫人心曠神怡。

    姚佳欣撫了撫鬢角,目光望向南面的山水殿宇,那一座座毗鄰而建的,赫然是福園門阿哥所,只是如今這里只住著太子弘旭,而且一個人就霸占了兩處所殿,用于安置妻妾兒女。

    四爺陛下的所有子女都已經成年……嗯,已經出繼的弘暮不算數。

    福園門阿哥所的西側便是上書房,只是無論弘旭還是其他皇子都已經不再入讀,如今在尚書房讀書的,有怡親王嫡長孫、果郡王的嫡幼子,及其他幾個得四爺陛下看重的子侄晚輩。反倒是四爺陛下自己的親孫子……嗯,都還在吃奶呢。

    姚佳欣笑著說:“永瑛還不滿三歲,裕妃便把偏殿拾掇了出來,說等永瑛入宮讀書了,也好親自照顧。”——裕妃話里話外的意思是,等永瑛滿六歲,她就不再協理六宮,讓太子妃富察氏一人協理宮務即可。

    裕妃一生進退有度、豁達明透,是其他三妃皆不能比擬的,且不說犯了半輩子蠢的懋妃和齊妃,即使是昭妃……也不及裕妃會做人。

    胤禛沉默片刻,心下黯然,只可惜朕等不到那一天了。

    見四爺陛下突然不說話,姚佳欣忙問:“怎么了?是不是累了,要不回去歇息吧?”

    胤禛搖了搖頭,趁著如今還能動彈,他可不想回去躺著,胤禛順勢一把握住姚佳欣的手,“無事,只是覺得歲月匆匆,分外無情。”

    姚佳欣忙揚起笑容,“你別總是胡思亂想,如今都已經大好了,日后只要好生將養,別再累著自己,今年……很快就會過去的。”——什么天定壽數,姚佳欣倒是覺得,都是心理暗示,只要四爺能自己敞開胸懷,邁這個坎兒,以后好好頤養天年就是了。

    四爺陛下才五十來歲,就算已經不年輕,但跟行將就木也是不沾邊兒的吧?

    姚佳欣心中雖這樣安慰著自己,但終究是的忐忑的,只盼著雍正二十六年趕緊過去。

    同樣心情忐忑不安的,還有太子妃富察氏,因為她弟弟傅恒又要隨軍出征了。

    富察氏嘆息:好在阿恒的侍妾總算是有喜了,雖然不曉得是兒是女。

    富察氏看著弟弟高大健壯的身量,柔聲道:“我也知道,我勸不了你,便不說那些逆耳之言了。但是,你的那個妾侍……若是生的是個男孩,你當先去問問元壽公主,若她愿意撫養,便抱去公主府,若她不愿撫養,便讓額娘多費心些吧。”

    傅恒道:“公主她……怕是沒有興趣撫養小孩子。”

    富察氏沉默片刻,“這種事情,終歸是不情愿的。可你與公主一直沒有孩子……”所以才額娘才硬塞了人過去,此番若非阿恒的侍妾有喜,只怕額娘是萬萬不可能讓阿恒上戰場。

    富察氏沒有繼續說下去,“罷了,兒女天注定,也是強求不得的。”

    說著,富察氏話鋒一轉,笑著看著傅恒:“皇上自去歲以來便龍體違和,太子爺監國,有心栽培你,所以才許你出戰平亂。此去,你切不可辜負太子爺信重,同樣,也要小心保重,戰場之上,刀劍無眼啊!”——她這個弟弟才剛剛及冠,也不曉得能否看到自己第一個孩子降生。

    說著,富察氏眼圈一紅,淚水還是落了下來。

    傅恒連忙道:“姐姐請放心,我定當平安凱旋。”

    富察氏含淚頷首,目送這唯一同胞兄弟背影遠去。

    這一別,便是數千里之遙,更是生死之遙。

    隨著夏日溽熱,黔省戰局也陷入焦灼,苗眾先后攻占凱里、重安堡清平、余慶等州縣。

    為此弘旭忙得腳不沾地,新組建的苗疆事務大臣會議的成員怡親王、果郡王、和郡王等人都是一臉數日宿在軍機處,處理著六百里乃至八百里快急送來的軍務。

    隨后,揚威將軍哈元生與董芳發生內訌,結果大兵云集數月,曠久無功。弘旭之前的一系列集結安排悉數成了無用功!

    四爺陛下震怒,下令將張昭、元展成、董芳等,以玩忽職守、貽誤軍機罪革職拿問。同時,任命湖廣總督張廣泗為七省經略,重新部署進剿。

    對此,姚佳欣又氣又無奈,只得將心思放在熬藥、熬制補湯上,每日盯著他服用,并且不許他熬夜。

    好在這個張廣泗不似哈元生那般莽撞,采取剿撫兼施之策,加之京中的精兵馳援而來,讓戰局一下子得到了扭轉。

    彼時已經是清涼的八月了,姚佳欣聽聞戰事好轉,著實松了一口氣,便想著好好舉辦中秋家宴,也順便勸勸四爺陛下好好休息。剩下的事情,弘旭自己應該能搞定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這個時候,蘇培盛一張老臉煞白如土跑進碧桐書院,踉蹌著撲倒在地,“主子娘娘不好了!萬歲爺暈倒了!”

    正在籌備中秋家宴事宜的姚佳欣突然眼前一黑,險些也暈厥過去。

    她身子一個踉蹌,若非濃云、薄雪急忙攙扶,只怕便要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姚佳欣從眩暈中漸漸回過神來,便急吼吼問:“皇上怎么會暈倒了?這些日子,雖然軍務繁多,但皇上都是早睡早起!”怎么就至于累暈了?

    蘇培盛臉色更蒼白,他匍匐在地,訥訥道:“其實……主子娘娘每晚睡下后,皇上都會悄悄起身……”

    這一刻,姚佳欣又氣又悲,都這么一把年紀了,居然還這樣逞強!!

    明明都已經冊封了弘旭為太子,讓弘旭監國,沒想到一旦戰事波折,四爺陛下還是犯了工作狂的老毛病!而她……她居然沒發現四爺陛下的異動!!

    或許是對自己的安眠藥精屬性太過自信了,姚佳欣苦澀一笑,不再多話,速速趕往九州清晏。
快乐扑克3豹子全部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