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術網 > 都市言情 > 青天有鑒 > 第401章 必須去看病
?“沒有啊!”劉月晴欲言又止的樣子。
劉月晴的神情,讓彭姜更加敏感,將她叫到了辦公室外面,低聲交談了好半天,期間還有輕微的撕扯。
方朝陽從窗口看到了兩人之間的動作,一顆心不由地懸了起來!
半晌后,彭姜進來了,臉色不好地說道:“朝陽,月晴她肯定是病了,根據她的描述,情況不太好,腎病的可能很大。”
“那必須馬上去治療。”方朝陽驚得站了起來。
“她,不想去!”
“那怎么行,我去勸她!”方朝陽放下筷子,立刻走出了辦公室。
劉月晴眼中有淚光,正在眺望著遠方,能夠看得出來,此刻,她的心情非常糾結,沒想好該如何選擇。
“月晴,聽話,回去收拾下,跟我去市醫院做個檢查。”方朝陽道。
“我不去。”劉月晴固執道。
“身體不舒服,就要相信醫生。”
“孩子們怎么辦,誰給他們上課?”劉月晴抬起一雙淚眼,這讓方朝陽的內心不由地疼了一下。
“健康問題拖不得,上課的問題,一定會有安排的。”
“可,這是要死的病,哪有那么多錢糟蹋。”劉月晴的眼淚終于化作了兩串珍珠,落了下來。
“說什么呢,沒查怎么就知道不能治?錢的問題,我來考慮,相信我!”方朝陽鄭重道。
“什么都是你花錢,你哪有那么多,生活不過了嗎?”劉月晴的聲音大了起來,連屋內的彭姜都聽得一清二楚。
“沒有什么比看病更重要,治好了,你還可以回來給孩子們上課。”方朝陽道。
“我,害怕!”劉月晴哽咽,又使勁搖頭,“不,人不就一輩子嘛,早晚都一樣。”
“這是傻話,朋友們都在你身邊,不離不棄!”
方朝陽伸開雙臂,第一次主動擁抱了劉月晴,輕輕拍著那瘦削的后背,隨后就傳來了她更大的哭聲。
“好吧!我回去告訴爸爸,讓他多辛苦些,不要耽誤孩子們上課。”劉月晴終于答應道。
隨后,劉月晴小跑著離開了學校,方朝陽返回了屋內,微微搖了搖頭,說道:“小姜,我剛才失態了!”
“我看到了,就是個擁抱,她需要那種安全感。”彭姜淺淺一笑,說道:“月晴還是更相信你。”
“青山村不能失去這個好老師,她也是我們的朋友。”方朝陽道。
“這個傻姑娘,身體不舒服都一個多月了,也在網上聊過天,卻一個字都沒說過,她還忍著給我做了頓飯。”彭姜又是埋怨,又是心疼。
“一定要盡全力,把月晴的病治好。”方朝陽堅定道。
孩子們聽說方叔叔來了,紛紛趕到了學校,只是,方朝陽沒有心思陪他們打籃球,把那些課外書分發下去,讓他們會教室里看書。
隨后,方朝陽又開上車,到工廠那邊看了一眼,廠房占地面積不小,不少村民正在工地上打零工,紛紛跟他打招呼。
返回后,方朝陽看見劉月晴已經回來了,正在跟彭姜交談著。
“月晴,上車吧!”方朝陽道。
“嗯,我去跟孩子們說一聲。”劉月晴去了教室,大約十分鐘后,忍著眼淚走了出來。
就在劉月晴剛要上車的那一刻,在柱子的帶頭下,孩子們都跑了出來,紛紛高喊道:“劉老師!”
“乖,都回去看書!”
“你一定要早點回來!”
“嗯,這幾天多聽校長的話,按時完成家庭作業。”
“……”
方朝陽朝著孩子們揮了揮手,還是將車開走了,后面,孩子們在奔跑著,一直揮動著小手,最終全部停在了村口上。
劉月晴側身捂住了臉,肩膀不停地聳動,自己的身體情況她很清楚,要不是到了難以忍受的程度,她也不會答應去醫院。只是,這次離開,還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再回來。
或者,還能不能回來。
“月晴,相信現在的醫療技術,一定能治好的。”彭姜攬著她的肩頭,安慰道。
“我……”
劉月晴擦了擦眼淚,從包里取出了一萬塊錢,塞到了彭姜手里。
“你這個干什么?”
“奶奶吃藥也不少花錢,家里就這么多了!”劉月晴為難道。
“不要考慮錢的問題,先治好病再說!”彭姜把錢還了回去。
“一定要拿著!”劉月晴表現得很堅持。
彭姜輕輕嘆了口氣,還是把錢收下,留著給她辦理住院手續,交付押金。
一路上,彭姜盡量舒緩劉月晴的情緒,講著醫院里的笑容,但在方朝陽看來,劉月晴的笑容顯得很勉強。
期間,彭姜還給母親打了個電話,晚上不跟方朝陽回家吃飯了,醫院里有事情要處理,可能會回家很晚。
彭姜又跟兩名熟悉的醫生打了電話,麻煩他們放棄休班的時間,到醫院里幫幫忙。
方朝陽將車開得飛快,晚上六點多,終于來到市醫院。
劉月晴在彭姜的帶領下,開始接受各種專業的檢查,而方朝陽就坐在醫院的長椅上,等待著檢查結果。
人流漸漸少了,晚上八點多,穿著醫生服的彭姜,找到了方朝陽,緩緩坐了下來。
“什么結果?”方朝陽心中有種不祥的預感。
“尿毒癥!”
“怎么會得這么嚴重的病?”方朝陽的眼眶也濕了。
“平時太不注意身體了,唉,誰也不清楚,明天會得什么病。”彭姜嘆了口氣。
“治療費用需要多少?”
“前期三十萬吧,如果能控制住狀況,后期費用會有減少,但也足夠拖垮一個家庭的。”彭姜如實道。
“這是一位為鄉村教育事業默默奉獻的好老師,不管怎么樣,都要把她的病治好。”方朝陽道。
“醫院會盡力的,但是,也需要她的配合,平時沒看出來,她真的固執。”彭姜道。
“我去看看她!”
“嗯,盡量勸她留下來,非要出院的話,怕是……”彭姜頓了頓,還是說出了口,“怕是活不了多長時間。”
方朝陽的腦子很亂,但還是跟著彭姜,來到了劉月晴居住的普通病房,此刻,她正躺在病床上,大眼睛無神地望著屋頂。
“月晴!”方朝陽輕聲喊道。
“朝陽,剛才我在想,如果生命走到了盡頭,我這輩子好像也沒有太多的遺憾。”劉月晴喃喃道。
快乐扑克3豹子全部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