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術網 > 都市言情 > 極品透視高手 >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暴露,天機堂
? “我可能暴露了。”

    謝老皮走后,謝牧對湊過來的謝小曼道。

    謝小曼眼珠子一瞪,有些不服氣:“不可能!我的幻象冰炎,除了你之外,沒人能看穿!”

    謝牧搖了搖頭,皺著眉:“他應該沒有本事看穿幻象冰炎的偽裝,他應該是從別的什么地方發現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別的地方?

    謝小曼歪著頭思索了一陣,隨后像是想到什么,臉上露出驚容:“你是說真正的刀疤臉?

!”

    謝牧點點頭。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謝小曼猛地一拍桌子,怒視謝牧,壓低聲音:“當初我就告訴你,應該把刀疤臉那幫人解決了,可你偏不,現在出事了吧!”

    謝牧苦笑,這件事上他的確是有些婦人之仁了,可是當初他也不知道,自己要跟這個城門守衛打這么久的交道啊!    心里這般想著,突見謝小曼起身要走。

    謝牧愣了一下:“你去哪?”

    謝小曼停下腳步,扭頭沖著謝牧哼了一聲:“去打探消息唄,總不能當睜眼瞎吧!”

    謝牧微微有些吃驚:“你,去哪打探消息?

!”

    “這你就甭管了!”

    撂下這么句話,謝小曼一溜煙就跑沒影了。

    直到半夜,她才回來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刀疤臉那邊出了問題。”

    這是謝小曼回來后,說的第一句話。

    謝牧心道暗道果然如此,隨后正要開口,卻聽謝小曼又道:    “刀疤臉死了。”

    謝牧頓時僵住,一臉難以置信:“死了?

!”

    謝小曼點頭:“一伙人都死了,就死在城外荒郊那里,尸首是被謝老皮的巡邏隊發現的,估計就是因為這個,你才暴露的。”

    信息量有些大,導致謝牧一時間反應不過來,呆呆自語:“死了?

我當時沒下殺手啊!”

    “可是根據死亡時間判斷,兇手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謝小曼尋了個椅子坐下,目光灼灼地盯著謝牧:“我買通了巡邏隊的驗尸官,據他判斷,所有人皆一刀斃命,現場沒有掙扎打斗痕跡,死亡時間初步判斷為巳時前后,而在那個時間,當時刀疤臉一伙是和我們在一起,所以……”    “所以,我們是兇手?

!”

謝牧瞠目結舌,“可是你知道的,我明明沒有下殺手啊!”

    謝小曼白了謝牧一眼,沒好氣道:“我當然知道你不是兇手,但是死亡時間如此接近,你難道就沒有悟到什么嗎?”

    悟到什么?

    悟到什么……    謝牧凝眉苦思,在腦海中將整件事又反復推衍了數遍之后,終于讓他發現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驗尸官的話是可信的,對吧!”

    謝牧冷不防問謝小曼。

    “是萬三帶我去的,消息肯定沒有問題。”

謝小曼篤定道。

    萬三?

    謝牧微微一怔,對這個名字有些茫然。

    “萬三是月神谷里最大的消息販子,天機堂的堂主,號稱只要是月神谷的事,就沒有他不知道的,之前你的朋友謝道龍,還有這個死掉的刀疤臉,都算是他的小弟。”

    謝小曼解釋道。

    謝牧這才明白,點頭:“先不管萬三這邊,單說刀疤臉,如果驗尸官的判斷沒問題的話,那么這件事就有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哦?

    謝小曼眼中泛起精光,期待地望著謝牧:“說說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仔細想,驗尸官判斷刀疤臉的死亡時間在巳時前后,對吧,但請注意,巳時前后不是一個準確的時間點,而是時間段,在這個時間段里任何人都有可能作案,所以單憑這個時間,并不足以認定我們就是兇手,沒錯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    謝小曼愣住了,隨即突然露出鄙夷之色。

    “我還以為你有什么驚人發現呢!合著你想了半天,就是在想如何把自己從案子里摘出去?

!鄙視你!”

    謝牧大笑:“別急,我還沒說完呢!雖然巳時前后是一個寬泛的時間段,但是封天技·離魂式的控制時間卻是有限的,綜合我與刀疤臉一伙的實力差距以及我下手的力道,控制時間不會超過三分鐘。”

    哦?

!    謝小曼發出一聲長哦,顯然沒有料到謝牧會說出這樣的話來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

這與兇手有關系嗎?”

    “當然有關系!!”

    謝牧眼中閃爍著精芒,認真道:“之前你也說過,案發現場沒有發現任何打斗或是掙扎痕跡,所有人皆被一刀致命,然后綜合封天技·離魂式的控制時間,我們是不是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……”    謝小曼露出驚容,隨即脫口而出:“刀疤臉等人就是在被控制的那三分鐘里,被殺的?

!!”

    啪!    謝牧猛地一拍手,重重點頭:“沒錯,就是這樣!!”

    謝小曼眼中一亮,隨即卻再度露出迷茫:“不對啊,世上真的有這么巧的事情嗎?”

    不。

    不是巧合。

    謝牧眉頭緊皺,聲音凝重:“這絕不是巧合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巧合?

!”

    謝小曼愣了下,越發茫然:“你這話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謝牧沉默下來,心思卻不停翻騰著。

    從他進入月神谷以來,他的每一步似乎都被算計好了,每一步似乎都在監視之下。

    包括這次刀疤臉等人被殺,與其說是巧合,倒不如說是一種‘幫忙擦屁股’的行為:    殺掉刀疤臉,就可以杜絕謝牧暴露。

    試想一下,如果不是謝家堡臨時加派了巡邏隊,用不了一個晚上,這些尸體就會被山林里的野獸吞食掉,到那時,謝牧就可以頂著刀疤臉的面具做他想做的任何事了。

    不。

    準確的說,是做‘他’要謝牧做的任何事。

    “這個‘他’,到底是誰呢!?”

    謝牧苦思不解。

    下一刻。

    謝牧突然抬起頭,目光直直盯著窗外,冷聲呵道:“既然來了,何不進屋一敘?”

    謝小曼不明就里,呆呆看著謝牧:“你在跟誰說話?”

    謝牧沒有理睬謝小曼,依舊盯著窗外,冷聲叱道:“怎么?

難道還想讓我親自請你進來?

!”

    說完這話,謝牧掌心突地燃起紫炎,悍然朝門外轟去!    與此同時,就見一道人影突然從門外躍進屋中,手掌接連揮出兩道勁氣,堪堪將謝牧掌心紫炎擋下。

    一切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,等到謝小曼反應過來,房間里已然多出一人來。

    望著眼前這不速之客,謝小曼先是一怔,隨即驚呼:“是你?

!”

    那人沖著謝小曼點點頭,轉而望向謝牧,眼神之中閃爍著忌憚之色,道:    “我現在相信,刀疤臉不是你殺的了!”

    謝牧緊緊盯著那人,沉聲:“閣下何人?”

    那人淡淡一笑,傲然道:    “天機堂,萬三.” 
快乐扑克3豹子全部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