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術網 > 都市言情 > 獵戶出山 > 第1059章 牽一發而動全身
?    “天道無極,借天一線”!小妮子雙指并攏,周身元氣匯與雙指之間,七竅滲血。
    一指點出!
    “找死”!老人爆喝一聲,任由漫天枯葉在蒼老的皮膚上劃出一道道血槽,不顧三片樹葉釘如三大竅穴之中,一掌打出,伴著白虹,拍在小妮子額頭上。
    小妮子頭部后仰,身體不倒,硬生生滑出去七八米,擋在陸山民身前,在空中灑下一片鮮血,重新站穩之后,咯咯直笑,在黑夜中格外詭異。
    這一掌之下,渾身內氣盡數散去,體內經脈以是破敗不堪。
    老人體內氣血翻涌,嘴角已是滲出一絲鮮血,抬手看了看右掌,透可視物。
    剛才的一指,竟然破開了層層疊疊的內氣護體,穿透了他的手掌,此刻他的雙掌,已然有了兩個窟窿。
    踏入易髓境后期巔峰幾十年,自問化氣之下無敵手,已經是站在了內家頂峰,今天竟然被一個身受重傷的年輕后輩屢屢重創,哪怕以他的心境,也是難以抑制住內心的怒氣。
    老人雙手垂下,鮮血淋漓,冷冷道:“今天若不殺你,將永遠成為我的心結”。
    “老匹夫,今天你若不殺死我,我必殺得你絕子絕孫”。小妮子滿嘴鮮血,血液染紅了潔白的牙齒,搖搖晃晃,隨時都有倒下的可能。
    老人一步踏出,須發飛舞,“逆天而行,氣血倒涌,還敢大言不慚”。
    “老不要臉,只會趁人之危”。
    老人再踏出一步,周圍天地變色,“自古曠世奇才如過江之鯽,夭折的又何其之多,你不是第一個,也不會是最后一個”。
    小妮子眼神明亮,體內氣機早已耗空,憑著天生和天地元氣的親近,緩緩調動著自然之力,準備做最后一搏,雖然明知道杯水車薪無濟于事,但,死也要讓對方脫一層皮,這是馬嘴村的傳統,村子里鄰里之間雖然時常鬧矛盾,但和外村人打架就從來沒輸過,原因就在于馬嘴村人只要有一個口氣還在,也要咬死敵人,至死方休。
    馬嘴村的民風彪悍,一脈相承。
    老人踏出第三步,林子里已是飛沙走石,目不可視物。“哼,回光返照,將滅之燈,小小年紀,能逼迫我使出十成功力,你也算死得不冤”。
    小妮子回頭再次看了一眼陸山民,柳眉彎彎,紅唇欲滴,格外嬌艷。
    老人未受傷的右手橫掌于胸前,只等再踏出一步,氣機聚集到頂點,這個世界極有可能在將來踏入化氣境的絕世奇才將死于自己掌下,他心里莫名產生了一絲不忍,但是很快又堅定了決心,此女心狠手辣天資卓絕,今日不殺,他日必成后患。
    第四步抬腳,還未落地,一股強盛的氣勢由遠及近壓迫而來。
    小妮子嘴角翹起一絲弧度,咯咯低笑。
    老人看著小妮子的笑容,眉頭微皺,眼中閃過一絲遲疑,最后一擊必然能讓眼前這個女孩兒死得徹徹底底,但來人的氣勢讓他沒來由感到一陣心悸,殺人之后,在現在的重傷情況下,能否再有余力對戰來人,他不能確定。
    就在遲疑的幾個呼吸間,氣勢猶如音符從低階到高階迅速滑過,很快從盛氣凌人變為鋪天蓋地,轉瞬間已猶如實質從四面八方涌了過來。
    老人氣息急劇到頂點,凝神望向漆黑一片的林子,再也沒有了殺人的心思,一輩子的武道經驗告訴他,此人將是他幾十年來遇到的最危險對手。
    “來者何人”!老人低喝一聲,他并沒有第一時間逃跑,像他這種巔峰高手,有著絕對的自信和尊嚴,斷沒有還沒交手就跑掉的道理,更何況,他相信即便打不過,想逃,也沒人能攔住他。
    回答他的是一個斗大的拳頭和一副鐵塔般的身軀。
    眨眼就到了身前,氣勢之盛,竟讓人有種被死死鎖定,無法躲避的錯覺。
    這一刻,老人有些后悔沒有第一時間逃跑,但世間沒有后悔藥賣,也只是剎那之間,老人雙手一抖,漫天飛沙走石奔著拳頭而去,與此同時,一雙血淋淋的手掌在空中快速畫圓,忍者疼痛驟然變掌為拳,一拳打出。
    來拳只在瞬間打破漫天阻撓,摧枯拉朽般蠻橫無理。
    如刀斧雕刻般的冷毅臉龐,如鐵塔般偉岸的高大身軀,如星斗天墜般的拳頭、、、
    “砰”!拳頭如流星墜地,剎那之間,老人倒飛出去十幾米。
    來人并沒有停頓,拳頭打出的瞬間,速度絲毫不減,兩步上前,不等老人停穩,拳頭已來到胸口。
    “砰”!老人悶哼一聲,身體再次倒飛,在巨大的拳勁之下,四肢朝前,身體朝后,猶如彎弓,在空中吐出一口鮮血,來不及等落地,老人在空中換了一口氣,急速轉過身體,落地瞬間,雙腿一彈,飛掠向遠處。他此刻腦海里只有一個字,‘逃’!趁著還有一口氣在,趕緊逃離這尊殺神。
    鐵塔般的漢子兩個跳躍,一步踏出七八米,第三步時,再次趕到身后。
    老人大驚,慌亂之中喊出,“我是吳家人”。
    來人至始至終沒有說一句話,回答他的依然只是拳頭,“砰”!一拳正中后心。
    老人飛撲出去十幾米,咽回包了滿嘴的鮮血,憋著一口氣翻身再跑,剛跨出去兩步,頭頂氣勢如山壓來,鐵塔般的身影從天而降,遮天蔽日。
    “砰”!老人的腦袋如西瓜炸裂,紅得、白的、黃的飛射四濺,若是在白天,當是一副鮮艷的彩色水墨畫。
    鐵塔漢子看也沒看一眼老人的尸體,轉身狂奔,幾個起落,來到了小妮子和陸山民身前。
    “大、黑頭、、”,小妮子嘴角露出一抹微笑,身上精氣神一散,嬌小的身軀落入鐵塔男子懷里。
    黃九斤摟著小妮子,看著躺在地上生死未知的陸山民,碩大的拳頭握得咔咔作響。
    一手摟著小妮子,一手抱住陸山民,直奔山下。
    一路行過,如猛虎下山,百獸避讓。
    ........
    ........
    納蘭子建脫掉身上外套,隨手扔在沙發上,活動活動了肩頭,喃喃道:“今晚真是熱鬧啊”!
    高昌站在一側,欲言又止。
    納蘭子建轉頭微微一笑,“你是不是想問為什么要救陸山民一命”?
    高昌點了點頭,又搖了搖頭,“如今這個形勢,陸山民的死活已經不重要。再者,三公子怎么確定吳青峰會出手”。
    納蘭子建微微一笑,指了指心口,“萬事逃不過人心兩個字,吳青峰好歹也算是吳家核心子弟,本少爺又怎么會不關注呢,他呀,有野心,有魄力,還有膽量,舞會的時候,我就看出來他有想法”。
    說著含笑看著高昌,“至于為什么要救陸山民?呵呵,別忘了,他是我的表妹夫”。
    見高昌并不完全相信的樣子,納蘭子建咧嘴一笑,“至于為什么讓你給黃九斤打電話,就不用我多做解釋了吧”。
    高昌抱了抱拳,“謝謝三公子的良苦用心,您是想化解我和黃九斤之間的仇恨”。說著頓了頓,“不過,武道之人迎難而上,特別是我這樣的外家路子,境界是一路打出來的,為求生而走捷徑,反而落了下乘”。
    納蘭子建半瞇著眼看著高昌,呵呵一笑,“你的命是我的,還輪不到你做主”。說著抬手拍了拍高昌厚實的肩膀,優哉游哉的朝二樓走去,“好好睡一覺,明早起來看大新聞”。
    ............
    ............
    山水印象,左丘最近總有些心神不靈,躺在床上輾轉反側無心睡眠,起身坐在電腦前,習慣性的點燃一根煙,打開Woerd開始寫小說,他已經連續好幾天沒有更新,評論區里早已是罵聲一片。
    剛寫了一千來字,停了下來,愣愣的出神了半晌,他驚訝的發現卡文了,這種情況以前從來沒出現過。
        深吸一口煙,眉頭微微皺起,納悶兒的自言自語道:“我左丘才高八斗,怎么會卡文呢,不應該啊”。
    腦海里重新捋了一遍思路,沒來由心頭猛的一跳,深吸一口氣,劇情發展到這一步,似乎到了一個瓶頸。
    趕緊打開網頁,進入小說評論區,在一片謾罵中尋找那個叫‘伊呂兩衰翁’的讀者,很快他就找到了,是今晚才發的,這條評論很短,只有簡短的四個字,“各安天命”。
    左丘手里的煙頭抖了一下,煙灰落到手上,疼得他連連擺手。
    大罵一聲,“狗日的”!
    說完趕緊起身,衣服也不換,穿著褲衩就往客廳跑,到了門前,停頓了一下,似乎覺得有些妥,又急忙轉身走進臥室。
    拉開窗簾,打開窗戶,把頭伸出去往下看,只看了一眼就一陣頭暈目眩,二十五樓,樓下停的汽車看上去就像玩具車一樣大小。
    “不要臉”!左丘叨叨了一句,一屁股坐在床上,深吸一口煙。“不仗義”。
    左丘穿著褲衩,坐在床沿上,翹著二郎腿,一邊吞云吐霧,一邊琢磨。
    “牽一發而動全身,陸山民,你還真是個惹禍精”。
快乐扑克3豹子全部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