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術網 > 未分類 > 和仙君同歸于盡后 > 156 山海印


    紫寧跑到鹿婉面前一把抱起她,面色登時一白,她抬頭便朝鹿靈筠喊了聲:“主子。”

    鹿靈筠回頭,神情頓時一僵,就在這時,赤靈鞭猛地一抖……被她卷住的睚眥忽然就掙脫了。

    鹿靈筠扭頭看去,就看到,地上被睚眥砸出的大坑里忽然出現了一個黑色漩渦,睚眥倏然間變成家犬大小,被一只手從那漩渦中拽了進去,漩渦隨即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鹿靈筠被鹿婉的死分散了心神,容沉又正在封暗域之門,無暇顧及……這猝不及防間,竟讓睚眥被人救走。

    鹿靈筠牙咬欲碎……正在這時,暗域之門魔氣大盛,一大批黑魔瘋狂叫囂著要涌出來。

    而場中已經一片混亂,所有人都和黑魔纏斗著,若是這些人被黑魔所殺,這道暗域之門的縫隙沒能封住,那后果不堪設想。

    這一刻,鹿靈筠竟是沒發現,當初是她自己想要打開暗域之門,如今,她卻絲毫再沒有這個念頭。

    眼看一大批黑魔涌出就朝場中撲下來,她飛身而起長鞭橫蕩……洶涌的魔氣立刻將那些黑魔攔得無法向前,為下方正在和黑魔纏斗的眾人留了的喘息之機。

    小天狼星的天裂也是不斷清掃,場中一片混亂。

    紫寧晚了一步讓鹿婉被殺,她正準備帶走鹿婉的尸身,這時,背后一道濃郁的魔氣襲來。

    “阿寧姐姐小心!”

    顧劍一聲疾呼。

    紫寧回頭……恰好就看到朝她襲來的黑魔被顧離一劍滅殺。

    兩人視線相對,同時愣住。

    “啊,顧公子,謝、多謝你。”

    顧離的握著劍柄的手抖了抖,聲音低啞:“不用謝。”

    四周一片混亂,他們兩人這邊卻不緊不慢,彬彬有禮……

    就在這時,暗域之門中忽的傳出一聲震天的怒吼,下一瞬,一只巨大無比的魔爪從門內刺了出來。

    只是一只利爪,竟比之前睚眥的身形還要巨大!

    容沉面色一僵,知道是有大魔恰好碰上這道縫隙,想要破門而出了!

    不能再像剛剛那樣……他必須立刻封門,可是……

    容沉停在半空,忽的扭頭朝下方正在擊殺黑魔的身影看去,眼神瞬間變得無比幽深。

    時間過得真快……他以為,他還可以再陪她一陣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,她好不容易開始接受他了……

    容沉輕吸了口氣接著便是自嘲。

    那只不過是對那個失去神智的他罷了,對原本的天樞君容沉,她素來都是避之不及的。

    先前那些虛假的所為夫妻情深,也不過是他自欺欺人。

    罷了,已經夠了,他不能再奢求更多!

    這時,大魔已經露出一部分身形……幾乎要將整個吞云殿撐塌,下方所有人都驚呼起來。

    容沉最后深深看了眼鹿靈筠,像是要把她的模樣刻在骨頭里……接著便是驀然轉身,迎著暗域之門而去,身上原本就濃郁的靈力瞬間排山倒海一般狂涌而出。

    那原本極為兇殘暴虐的大魔,一只腳剛擠出縫隙,忽的感覺不對,立刻就要把那只腳縮回去。

    可是已經晚了。

    那只魔爪被隔空抓住,下一瞬,卡在縫隙中的大魔就被一把拽了出來……可拽出來后它甚至沒有發威的機會,只感覺到鋪天蓋地的靈力狂涌而至,瞬息間,大魔就被靈力撕得粉碎。

    容沉面沉如水,扔了手中大魔碎片,抬手便是隔空虛虛朝那暗域之門揮去。

    云淡風輕中挾帶著吞天滅地之力……只是一掌,便將那魔神令喚出的暗域之門轟然擊碎。

    無數恰好卡在門中正往外擠的黑魔在瞬息間化為齏粉。

    這就是山海印的力量……

    容沉眉心緩緩浮出一道銀色印記,當初的畫面在眼前重現。

    “山海印一旦開印,印主則滅情絕愛,再無七情六欲苦楚,此生守天地,護蒼生,你竟不愿?”

    “仙主,容沉……直想守她一人,護她一人。”

    “以你現在的力量,你覺得自己能做到嗎?”

    “萬死不言退……”

    他當初拒絕了山海印,他不愿變成滅情絕愛的仙君和未來的仙主,他心中已無天地蒼生,只有那一人……他想與她長久。

    可后來他才知道,仙主說的沒錯,他力量,太過弱小。

    眼睜睜看著她一日日沉默,最后,為復仇而入魔!

    沒人知道他有多么后悔自責……

    她成為世人眼中的魔頭,人人除之而后快,想要護住他,他再無選擇。

    山海印主,仙門至尊,承了山海印,他今后便是仙門第一人……

    滅情絕愛?終歸他的情他的愛都只有他一人知曉,只要能護她周全,情可滅,愛……也能絕!

    他只要這世間,再無欺她辱她之人……哪怕他再也記不起她來。

    最后的畫面,是那枚山海印化作流光隱入他眉間。

    承印到開印,還有一段世間……他能記住她的最后時光。

    “仙主,我想和她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銀發銀須的老者沖他擺擺手,閉上眼……

    暗域之門轟然破碎化作虛無,場中的黑魔很快就被清理,鹿靈筠扭頭,接著便是飛身而起朝那枚魔神令抓去。

    可就在這時,眼前一閃,她抬頭就看到容沉攔在面前。

    他神情冰冷,面沉如水,眉心處不知何時多了一道銀色豎痕,襯著他沒有任何溫度的眼神,格外的冰冷威嚴……

    鹿靈筠猛地愣住,心里忽的涌出不好的預感。

    不等她回過神來,下一瞬,鋪天蓋地的靈力便朝她猛壓下來……
快乐扑克3豹子全部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