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術網 > 科幻靈異 > 詭妻一枚 > 第四百三十八章 癡怨玉妖
?墓室在龍坤夫妻和三頭血蟒的戰斗中轟然倒塌,連著里面的棺槨和剩下的東西也一起掉下了深淵之中。

    他們二人聯手將三頭血蟒擊殺,也是化為人形飛了上來,只是兩人都是受了傷的。

    我認為這一切都結束了,畢竟十二顆靈珠已經問世,我這里有一顆,白衣女子剛才拿到了兩顆。

    風毅身上五顆,逃走的噬神者和無憂有四顆,十二顆一顆不少。

    可是我想多了,那深淵之下在龍坤他們出來后,盡然傳來了一個女子的歌聲。

    歌聲中都是悲哀和凄苦,兩道靈魂也從深淵之下緩緩飛了上來,盡是一男一女。

    男人穿著打扮都是現代的,女人卻是一身縹緲的白色長裙,長相也很美,眼神滿是情愫的看著男人癡傻的靈魂唱著:“玉鑲美人魂,化妖會情人,一朝兩相視,魂歸玉亭門。”

    “人皇怒難消,令滅無干心,嬌娥心已碎,毀玉隨爾去,奈何魂入玉,凄苦對殘月,今宵無干歸,玉魂兩棲息!”

    歌聲如唱如訴,我有些聽不明白,白衣女子卻是道:“她是在說自己的故事。”

    “意思是說她愛上了一個人,魂魄被鑲在一塊玉之中,變成妖也要與情人相會。”

    “見面的時候情人也死了,是人皇下令殺的,而且她的情人叫無干,本想毀玉隨他去,只可惜魂已入玉,只能凄苦的看著天上殘月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現在無干歸來了,她也化為玉妖,兩人愿意就這樣相守一輩子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那男的靈魂怎么那么像周明?”

    白衣女子的話一出,我就愣住了,那男人的靈魂本來就是周明,根本不是什么無干,而且周明此刻是閉著眼睛的,根本就是那個玉魂妖自作主張將他留下來的。

    玉魂妖一遍遍的唱著這一段歌,起初聽著倒是覺得悅耳,遍數多了心里就生出一種悲哀之感,有種活著就是煎熬的想法。

    我內心一陣驚顫,急忙緊守靈臺,舌尖頂著上顎,咬破嘴唇,一股淡淡的咸味落在舌頭之上,頓時清醒許多。

    在看時,除白衣女子以外,其余人都是癡癡傻傻的樣子。

    我將道源之力凝聚在口中,大喝一聲:“醒來!”

    所有人頓時有所感應,然而聲音驚動了玉魂,只見她的目光從周明身上轉過來看著我,那雙癡怨的眼睛盡然盯著我道:“無干,你可知我對你的思念?”

    “每每入夜,空對殘月,心生悲苦,想起你我以前的種種,是何等的痛心,我的無干...”

    說話間,她盡然放棄了周明的靈魂,雙眼泛著幽幽的癡怨之色,讓我有種想要靠近的沖動。

    深淵之下血腥氣極其濃郁,在玉魂妖靠近我的時候,下方盡然發出一陣白光。

    一副白玉棺材在玉魂妖之后緩緩飛了上來,我看到棺材之中有一具身穿五彩霞衣的女尸,安詳的躺在里面。

    這一幕讓我很是震顫,這里不是人皇古葬嗎?十二顆靈珠都已經問世,難不成還不是真正的主墓室?人皇的尸身呢?

    一想到這里我就覺得好詭異,史上沒有聽說過有女的人皇,難不成這個女人有逆天之能,她能將人皇尸身換成自己的?

    如此一來的話,這女妖的道行到底有多強大?

    白玉棺材飛到地面,緩緩落下,盡然沒有觸及地面,而是懸在半空緩緩旋轉。

    玉魂妖一點點的對著我們飛來,我有些神游,其他人癡癡呆呆的看著這個女人,只有白衣女子是清醒的,但她也在抵抗這種誘惑之力。

    “快...快走,離開這里!”

    白衣女子艱難的道,我發現的鼻梁之處有汗珠滑落,因為全身都被白紗包裹起來的,看不見其他的地方,只有雙眼和鼻梁能夠看見。

    他的話我聽見了,但是心里將一切都放棄了,包括是否活著也無關緊要,這個時候最大的心愿就是和那凄苦的女妖在一起,安撫她那受傷的心。

    龍坤一直以來都很色,現在最不堪的就是她,我雖然也生出陪著女妖就這樣過一輩子的心思,但是靈臺之中還是有幾分清明的。

    所以我能感受到所有人的情況。

    龍坤一點點的走向女妖,眼中出現濃濃的愛慕之色,裂開大嘴微笑,嘴角有唾液流出。

    龍語滿臉癡迷,似乎這樣的女子作為女人的她也生出了憐憫之心。

    彭乾和風毅像周明那樣閉著眼睛,靈魂在他們的身體之上緩緩出現,看樣子有離開軀體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不要啊!”

    白衣女子大喊一聲,張嘴吐出一口老血,身軀猛然往前一仆,身形微微顫抖,用力在自己的心口打了一拳,用疼痛來緩解那迷惑之力。

    她悶哼一聲,再度吐血,但卻好了很多,一把將我抓住,用指甲在我的額頭用力刻畫,一陣疼痛刺著我的神經,額頭出現一條血線,我的鮮血此刻盡然能發出紫金之光。

    道源神光從眉心溢出,發出一道輕微的嗡聲,向著四周散開。

    白衣女子癱軟在地,氣喘吁吁的樣子看著讓人心疼。

    玉魂妖抬起手來輕輕擋住道源神光,四周掛起一陣道風,龍語第一個在我的道源神力之下醒來。

    她清醒的第一件事就是震驚,隨后面露猙獰之色,惡狠狠的一巴掌打在龍坤的頭上。

    那貨被驚,自然就醒來了,不過卻是一臉的后怕。

    畢竟龍坤在怎么犯色心也知道場合,在玉妖這里,恐怕小命就會沒有的。

    不過他還是第一時間對龍語道:“媳婦,我是身不由己的!”

    龍語也沒有為難他,而是快步來到我身前,將白衣女子扶起,關切之情強烈,忌憚的看著玉妖那邊道:“你怎么樣?我們必須馬上離開。”

    “恐怕不行,玉妖能控制這里所有地方,不消滅了她,我們就危險了。”

    白衣女子說話間看向我,眼神中都是詢問之色。

    而我剛剛恢復清明,還沒有這方面的想法,自然沒有回應她的目光。

    風毅和彭乾依舊閉著眼睛,在我的道源神光之下,兩人漸漸出竅的靈魂回轉身軀之中,身上釋放出淡淡的光芒,看上去就如同閉目修煉的仙神一般。

    “好厲害的紫金神光,無干,你還是不原諒我嗎?我不這么做,如何與你在相見?”

    玉妖的話讓我一陣莫名其妙,風毅和彭乾幽幽醒來,也是一臉的震驚和后怕。

    “順著她的話回答,想方設法套出玉妖的目的!”白衣女子在我身邊輕聲道。

    而我心中一陣緊張,看向玉妖,厲聲道:“不要叫我的名字!”

    玉妖聞言嗚嗚咽咽的哭泣道:“嗚嗚,無干,我錯了,原諒我好嗎?”

    “想得美,要我原諒你不可能,除非你將我們的事,從頭到尾細說一遍,否則我怎么知道你是否還是原來那個你?”
快乐扑克3豹子全部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