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術網 > 玄幻奇幻 > 六格神裝 > 第91章:將軍出手
?    破磚碎瓦遍布在街面上,清早的晨光略過山頭,散發片片金霧落在地上,延伸出許多貼著地面的陰影……

    扯下身上的衣物擦了擦手上臉上的血跡,向淵的身旁,四頭肢體扭曲,面露不甘的狼形妖魔尸體,還在散發著溫熱的氣息。

    隨手一招,點金手發動,四枚顏色各異的光球融入體內。

    閉眸深吸一口氣,將腦中翻騰的各種知識暫時壓了下去,向淵張口吐出一道赤黑色的烈焰,將幾具尸體點燃。

    火光升騰而起,黑煙向著天空中繚繞而起,伴隨著滋滋的灼燒聲,火勢變得越發洶涌起來。

    背朝火海,向淵偏過頭漠然看了一眼,燃燒的幾個火團,赤著雙足一步步朝著城門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街面的末端拐角,幾道驚恐后怕的目光望著向淵的背影,捂著嘴巴不敢發出一點聲音。

    “要死了,向家的這位小公子竟然是這樣的人物,幸虧咱們沒露面,要不然可就跟那幾位大人一樣下場了。”

    縱然是在寒冬時節,廣陵的新縣令石洪濤依然滿頭大汗,眼神驚悸的拍著胸脯,顯然是被方才向淵與隱兵的戰斗嚇到了。

    “老爺,那咱們現在怎么辦?”同樣被嚇得不輕的師爺在旁問道。

    眼珠子轉了轉,石洪濤定了定神:“先等一會,等那位爺走了之后,咱們再過去把那尸首收斂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上面要我們協助這些大人,務必攔住……”

    “攔?你去攔啊,你他媽是瞎了嗎,那位爺是人嗎?還攔,攔你四舅奶奶!”劈頭蓋臉把師爺一頓臭罵,石洪濤咽了口唾沫,心中暗忖。

    幸好那位爺自己走了,他若是不走,我可就要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自顧出了廣陵的城門,平常還有兩三人手看管的城門,今日也和那空蕩的大街一樣,看不到半個人影,似乎也是有人提前打好招呼了。

    扭頭看著自己生活了十幾年的故鄉,向淵聳了聳肩,隨即大步順著地上馬車留下的車轍印記追趕家人。

    突破人體極限后,向淵的體能飛漲,不僅呼吸連綿深遠,體力悠長,更是健步如飛,一躍能有數丈之遠,宛如靈猿飛鳥一般。

    向淵與妖人府隱兵交戰足有二十多分鐘,宋寧和王沖聽了他之前的安排,一路全力駕馬,這么會功夫跑出足有三四十里地。

    馬蹄聲此起彼伏,路上揚塵滾滾,掀起了一大陣黃云,在空氣中久久不平。

    “宋姑娘,我家淵兒應該不會有事吧。”撩起馬車簾子,向樂山神情有些擔心,畢竟在向淵的講述中,妖人府是一個很龐大的勢力,完全不是一般人能夠應付。

    手拉韁繩坐在車頭,宋寧手上的馬鞭時不時揚起:“叔叔放心吧,向淵的實力超乎您的想象,不會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看過向淵一巴掌拍死一頭丙等陰鬼,宋寧對于現在的向淵那可是信心十足。

    “對我這么有信心嗎?”

    這邊宋寧和向樂山說這話,向淵已經一路追了上來,腳尖一點,身姿輕盈的落在了馬車上。

    與狼等隱兵一戰,讓他對于丹境的了解和掌握又深了一層,體內氣血勁力如臂驅使,濃縮一點之后,全身肌肉控制,體重就能如意控制。

    “都解決了?”

    注意到向淵褲子上的幾塊血跡,宋寧輕聲問道。

    安撫父親回到車廂里坐好,向淵點了點頭:

    “解決了,六個狼等隱兵,看來妖人府是打定主意想把我們抓回去。”

    眉頭一蹙,宋寧揚起馬鞭抽下:“他們這么堅決的話,那我們逃到鄰郡有用嗎?”

    “有用,妖人府分郡而治,跨郡執法的話,必須要有屬郡管事級別的點頭才行。

    現在巴中郡亂的很,單為了我們兩個,不見得會這么興師動眾。

    而且就算他們執意要抓我們回去,等到手續辦齊,起碼也得小半年以后了。

    到那個時候,大不了我們再去別的郡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向淵宰了的那六個狼等隱兵里,其中一位隱兵所奉獻的能力,便是完整到能夠倒背如流的妖人府行事錄。

    借由此項能力,向淵更加堅定了舉家前往滄源郡的想法。

    山路上,兩輛馬車前后疾馳,駕馬聲此起彼伏,在山間回蕩不休%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朦朧一片的月色,天空中幾朵烏云飄著,天空有些泛紅,昭示著明天似乎并不是一個好天氣。

    廣陵城外,一只繡著異獸圖紋,鞋跟處縫著兩顆鵪鶉蛋大小黃玉的官靴,踏在城門前。

    身穿一件月白色軟煙羅袍子,腰間綁著一根天藍色鳥紋角帶,一頭一絲不亂的長發,有著一雙細長的眼眸,這位半夜出現在廣陵城門前的男子,相貌冷峻,帶著絲絲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味道。

    左手尾指上戴著一枚青藍色的指環,男子微微轉動著指環,一雙泛著淡淡幽光的眸子,深邃神秘。

    望著眼前超過二十米的城門,男子腳尖輕點,宛如展翅的大雁,順風落入了城中。

    漫步順著街面向前走去,不多時男子來到了向淵轟殺那六位狼等隱兵的地方。

    滿街的破磚碎瓦已經被清理掉,但是地上幾塊因為焚燒而留下的焦黑痕跡,卻依然醒目。

    “沒有其他妖魔的味道?有人在幫他故意掩飾?”

    這邊男子正準備仔細查看一下地上的焦黑痕跡,扶著官帽氣喘吁吁的石洪濤已經帶著一眾手下趕來。

    先前男子一躍入城的畫面,被執夜的捕快看見,當即匯報給了石洪濤。

    這位縣太爺一聽,趕忙就穿好了衣服,一路趕到這里。

    “廣陵縣令石洪濤,見過大人。”

    跑的上氣不接下氣,忍著肺里火辣辣的感覺,石洪濤擺正官帽沖著男子行了一禮。

    “起來吧,之前本府隱兵與那惡徒交戰時,你們可有人在場?”有些不明白,為什么現場只有六個隱兵的氣息,而沒有那個叛府惡徒的氣息,男子詢問向石洪濤幾人當時的具體情況。

    “有有有,我們當時都在。”聽到男子發問,石洪濤趕忙將當時的情況原原本本,一字不漏的復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徒手殺了我六個狼等隱兵?

    石縣令,你確定不是和我在開玩笑。”聽完石洪濤的復述,男子垂眸俯瞰著面前的縣令,言語中帶著一股威重的質問。

    “屬下不敢屬下不敢,您就是給我十個膽子,我也不敢騙你啊。

    當時不止我一個人看到,他們,他們都看到了。”被男子的眼神嚇得直接跪在了地上,石洪濤急聲辯解著。

    見石洪濤的樣子確實不像在撒謊,男子收回了目光,側身看向了地上那幾塊焦黑的痕跡,眼神幽光漣漪……

    ……
快乐扑克3豹子全部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