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術網 > 都市言情 > 美女總裁的兵王高手 > 第944章 萬萬沒想到
?    可是陳東自己不會宣揚出去,但未必此事就不會傳揚出去。

    畢竟發生的一切,所有瞬間校長陳昌友都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短短時間,就強大到如此地步?看來老夫不該得罪此人。”

    親眼看著事情發展,陳昌友不得不感嘆,但此時后悔卻是為時晚矣。

    事情還沒有結束!

    下一瞬間。

    陳東向范克飛出去的方向追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

    陳昌友大吼一聲,飛速來到陳東面前想要阻止陳東。

    “住手!不可以!”

    雖然陳東動作極快,但是這里可是陳昌友的陣法,所以陳昌友行動比陳東還要快。

    像陳昌友這樣修真界的老古董們,大部分都是懂得陣法之道。

    因為在這樣的年紀,修為幾乎無法再前進,而又想要提升自身實力,只好選擇借助外力。

    有些人選擇收集強大的法寶來提升自身實力,不過想要得到強大法寶,不僅是要靠實力,還要靠機緣,如果機緣不足,哪怕遇到了也未必能得到。

    例如陳東與姬宗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,姬宗實力要比陳東強大太多,但還是沒有得到陳東手中寶物,反而還葬送自己性命,這樣得不償失的事情,在修真界是經常發生的。

    而有些人認為自身機緣不足,所以選擇潛心研究陣法來提升自身實力。

    陣之一道與強大法寶相比,靠的就不是機緣,而是悟性。

    不過大部分修真者都是悟性不足,只好依靠長時間研究來了解陣法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也是提升自身實力的一種方式。

    所以說大部分年紀較大的修真者,都有些了解陣道。

    當然,陳東在陣道方面屬于悟性極高之人。

    下一瞬間,陳昌友已擋在陳東面前,使陳東無法繼續傷害到范克。

    再看范克,身為修真榜榜五的強大存在,此時卻放下所有顏面,跪在陳東面前。

    “都是我有眼無珠,您就當我是個屁,求求你放了我吧!”

    范克跪在陳東面前,對陳東哭求著,一副甚是可憐的模樣。

    可陳東并不是心慈柔軟之人。

    “你傷害我朋友的時候,你想過放過他們嗎?”

    陳東沒有答應范克,反而對范克追問道。

    兩人之間雖然隔著陳昌友,可是陳東只當陳昌友是空氣罷了。

    陳昌友雖然強大,但如果拼起命來,陳東還真不怕陳昌友。

    畢竟身懷巨寶也是實力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“額?!”

    被陳東突然這樣問道,一時間范克還真不知道如何回答才好。

    表面上范克對陳東求饒著,恭恭敬敬,可心中范克卻沒有這么想。

    范克心中想的是只要陳東不殺自己,那么自己就火速回到范家,回到范家后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陳東復仇!

    借助范家的力量,來將陳東折磨致死。

    這是范克此時心中唯一想法。

    因為范克斷定,只要自己不再激怒陳東,那陳東就不敢殺了自己。

    范克實在咽不下這口氣。

    陳昌友一直護著范克,是因為范家原因,一旦范克在龍潭大學被人所害,那么范家定會將責任追究到龍潭大學。

    龍潭大學只是與修真界有些合作罷了,距離上五家族的實力還差著十萬八千里呢。

    一旦如此,陳昌友身為校長,無法承擔這嚴重的后果。

    “不論做任何事,都是要付出代價的!”

    陳東再次說出這句話,而接下來等待范克的就是審判。

    來自陳東的審判,如死神站在范克面前,使范克連大氣都不敢喘。

    “陳東,適可而止,你不要太過分!”

    陳昌友急忙對陳東說道。

    因為陳昌友想象不到,下一秒陳東會做出什么驚天動地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過分?之前他那樣對待我的兄弟,你怎么不出來阻止?你怎么不指責他過分?”

    陳昌友想要顛倒是非,可陳東會咽下這口氣?

    “最起碼他沒有殺你的朋友吧!”

    陳昌友還在想辦法辯解,只為陳東放棄殺死范克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未能及時趕到,我想你也不會阻止他吧?而我兄弟還會活著?”

    陳東話語平淡,使陳昌友絲毫琢磨不到陳東情緒變化,可內心之中,范克已經列入陳東必死清單之中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不殺他,我答應給你五個名額!”

    無奈之下,陳昌友只好使出最后底牌,畢竟五個名額對陳東來說十分重要。

    可陳東想法會被外界打擾?

    再說五個名額陳昌友早已答應陳東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不答應你,我想我也可以得到五個名額!”

    陳東說完,不在與陳昌友糾纏。

    因為陳東感到陳昌友在故意拖延時間。

    此時龍潭大學長老組成員在急速趕往龍潭大學。

    長老組由修真者組成,其目的就是保護龍潭大學安寧,不被修真者打擾。

    平時學校內不會有什么重大事情發生,所以校內長老組的修真者平時都不會留在學校,而是在外面游歷,這樣可以尋找突破契機。

    學校高層成員,萬萬沒想到學校會出現陳東這么一個變態,別說百年難遇,從龍塔大學建校以來都從未發生過這類事情。

    陳東三人在幻陣之中,外界的人當然不清楚里面發生什么,只知道陳東三人同時離開了教室。

    “陳東不會有事吧?”

    孫清夢十分擔心陳東。

    陳昌友明顯偏向范克,所以孫清夢才如此擔心。

    豈止是孫清夢擔心,劉忻晨更加擔心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東哥不會有事的,東哥的命比小強還要硬呢。”

    李淵勉強漏出一個笑容對劉忻晨與孫清夢二人安慰道。

    在李淵心中,陳東就是無敵的,沒有陳東不能打敗的對手,即便真仙下凡,也未必是陳東對手。

    不過這只是李淵個人心中想法。

    如果李淵能見到陳東在幻陣中的表現,那么定會更加堅定李淵心中對陳東的崇拜。

    “陳東,我不要你有事!”

    劉忻晨雙手合十放在面前,焦急的淚水都溜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嫂子,東哥一定沒事,你要相信東哥!”

    李淵扶著墻,勉強才在地上爬起來,來到劉忻晨面前對其安慰道。
快乐扑克3豹子全部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