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術網 > 都市言情 > 都市龍淵戰神 > 第47章 命運轉折點!
?    “你早就知道她是焚月靈體了?”

    別墅頂樓的花園里,徐白叼著一支香煙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現在才知道。”柳三笑坐在徐白對面,情緒依舊顯得有些激動。

    焚月靈體,曾在縹緲之地出現過一個。

    那就是鼎鼎大名的瑤池女王。

    在瑤池女王武破虛空之前,整整碾壓縹緲之地三百年,多少絕代天驕,意氣風發,卻都籠罩在瑤池女王的陰影之下,無法自拔。

    直到瑤池女王終于成功入道,武破虛空而去,縹緲之地才恢復了百家爭鳴的盛世景象。

    徐白柳三笑這一代人比較幸運,出生時,瑤池女王已經飛升。

    但她的傳說,卻記錄在了縹緲之地的史冊上。

    現在,第二個焚月靈體,出現了。

    “當年我爺爺靜極思動,從縹緲之地出來逛逛,在重城偶然發現了曲家,他從一個女嬰身上感受到特殊的靈體氣息,故意做出被強敵追殺的假象,逃進曲家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曲家上任家主,曲長東的父親,曲宛姬的爺爺,也很夠意思的幫了一把,你爺爺就玩了一出救命之恩無以為報,讓孫子以身相許的戲碼。”徐白已經猜測出了這個狗血的故事情節。

    柳三笑不置可否:“當時曲宛姬太小,靈體氣息微弱,我爺爺沒能看出具體是什么體制,所以留下了這么一個機緣,前不久爺爺算算時間,想來曲宛姬的靈體也應該已經長成,所以才讓我來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為什么想退婚呢?”

    “都什么年代了,還玩婚約這種把戲,兒女情長,只會束縛我的腳步,我的目標,是成為瑤池女王那種絕世強者,君臨天下,笑傲無雙!”

    徐白差點想給柳三笑鼓掌。

    好偉大的愿望啊。

    “那你更不應該退婚,如果當不成絕世強者,你還可以當絕世強者背后的男人。曲宛姬有焚月靈體,如果不出意外的話,她的未來比你光明太多,你讓她死心塌地愛上你,以后就可以盡情抱大腿了。”

    “曲宛姬成為我的女仆,也會對我死心塌地。”柳三笑瞥了眼徐白,淡淡道。

    徐白:“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不愧是要成為絕世強者的人,思想覺悟就是比哥這種混吃等死的人高得多。

    “回去就讓葉牧君穿女仆裝!”徐白心底暗暗道。

    篤篤篤……

    玻璃門被敲響。

    柳三笑一揮手,玻璃門自然敞開。

    曲宛姬款款走來。

    一襲白裙,她臉上帶著一抹大病初愈的蒼白,看了讓人不禁心疼。

    徐白上下打量曲宛姬。

    多漂亮的妹紙啊,可惜命不好。

    “宛姬多謝柳公子、徐公子的救命之恩。”曲宛姬朝二人行了一禮。

    “我可沒幫什么忙,是這位柳公子救了你的命,你謝他就行。”

    曲宛姬抬眸看向柳三笑,略顯嬌羞。

    柳三笑覺得徐白很夠朋友,對于他坑了自己三顆回生丹和一顆蓄靈丹的事情,就沒那么氣了。

    揮揮衣袖,柳三笑正色道:“曲宛姬,你擁有特殊體質,如果有我細心培養的話,你的未來不可限量,即便是讓曲家重回縹緲之地,也是易如反掌。”

    曲宛姬瞪大眼睛,驚喜不已:“真的嗎?”

    “當然是真的,你可能還不知道柳公子的身份,縹緲之地柳家,名震東域,且他本人還繼承了最強醫圣的衣缽,左手逆天醫術,右手蓋世神功,標準的歪歪小說主角,你跟了他,吃香喝辣,前途無光……呸,前途不亮……呸,有光,跟LED燈似的,能亮瞎狗眼!”徐白又搭話道。

    柳三笑不知道該感謝還是該翻白眼。

    什么話從徐白嘴里說出來,都感覺怪怪的。

    “宛姬愿意!”曲宛姬嬌柔的臉上,呈現出一抹堅毅。

    曲家本是縹緲之地出來的,遭逢大劫,落到這般田地。

    在外人眼中,曲家高高在上,但曲家人自己知道,他們什么都不是!

    曲宛姬自然也想讓曲家恢復祖上榮光,完成祖輩遺愿,重回縹緲之地,將曲家失去的一切,都拿回來!

    “既然你愿意,那就不要耽擱時間,收拾東西,現在就走。”柳三笑道。

    徐白皺眉:“走得這么急?那我還想再坑你幾次怎么辦?”

    柳三笑非常優雅的,豎起了中指。

    曲長東很激動。

    曲家人也很激動。

    雖然曲宛姬做不了柳三笑的未婚妻,但能被柳三笑看中,帶回縹緲之地培養,這也是曲家的機緣。

    夕陽西下,晚霞漫天。

    在眾人的激動目光下,柳三笑帶著曲宛姬離去。

    徐白本來還想蹭一頓晚飯的,但柳三笑急著走,他自己在曲家蹭飯也實在是臉皮太厚了一些,所以也只好驅車回別墅,要好好休息一番。

    地藏三針霸道無比,消耗也大。

    蓄靈丹是寶貝,關鍵時刻可以救命,徐白舍不得吃,所以只能靠自己打坐,慢慢恢復。

    徐白回到別墅的時候,冷冷清清的。

    桌子上留了一張紙條。

    徐白拿起看了看,才知道喬亞珍已經離開重城,回京城去了。

    小兩口領證了,她這個做長輩的很知趣,讓小兩口過二人世界,而京城那邊,葉牧君的父親身體越發不好,需要她的照顧。

    不過這都已經快七點鐘了,葉牧君也應該到家了才對。

    徐白拿出手機給葉牧君打了個電話,嘟嘟兩聲后,電話通了。

    “回來做飯啊,我餓了。”徐白理直氣壯的道。

    葉牧君沉默了好一會,隔著手機徐白仿佛都能看到葉牧君咬牙切齒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今晚我就在公司照顧詩懿,餓了自己做飯,誰慣著你?”

    徐白不滿的嚷嚷:“我是你老公啊!今天剛結婚,新鮮出爐的老公!你喜新厭舊沒這么快吧?信不信哥離家出走,讓你直接守寡!”

    “滾!”

    葉牧君直接掛了電話。

    徐白好氣。

    點了一根煙,他鞋都不脫,直接蹦跶到沙發上,氣哼哼的點開購物軟件:“買女仆裝!還治不了你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幕降臨。

    曲家莊園,張燈結彩,熱鬧堪比過年。

    凡是曲家的人,都匯聚在了一起,十幾張桌子,擺滿山珍海味。

    今天是曲家的命運轉折點!

    曲家的千金,曲長東的女兒,體質特殊,被柳家大少給看重,帶回縹緲之地細心培養。

    等同于曲家徹底靠上了柳家這顆大樹!

    “我們曲家,風風雨雨三百年,現在終于看到了崛起的希望!不久后,我相信我們一定可以重回縹緲之地,去追尋祖上的腳步,拿回失去的一切!”

    曲長東高舉酒杯:“一杯敬祖先,一杯敬明天,干杯!”

    “干杯!”

    氣氛熱烈,喧囂震天。

    但沒有人知道,曲家莊園門口,九個蒙著臉的黑衣人,正大步走來。

    一股濃濃的血腥味,正在蔓延!
快乐扑克3豹子全部查询